当前位置: 首页_ 新闻中心  >  被网络轰炸的第70天:她刚染了粉红色的头发

被网络轰炸的第70天:她刚染了粉红色的头发

时间:2022-09-22 09:22:21   来源:F88体育·(中国)官方网站

这场“战斗”还在继续,而且不止她一个人。

作者:傅玉梅

那是郑令华期盼已久的一天。

这位1999年出生的杭州姑娘,今年被推荐到华东师范大学学习。

7月13日,她带着录取通知书去医院看望84岁的爷爷。

对她来说,爷爷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,身为爷爷的自豪感也是她考研的动力之一。

她甚至不想打开信封。她在病床旁,打开通知,念给已经动弹不得的爷爷。她记录了这一幕,并发布在社交平台上。

·“蛋姬”是郑玲花的网名。

她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分享。直到第二天,她被私信“轰炸”,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照片被盗并传播到各个平台。

各种难看的评论映入眼帘,有人散布“老少恋”的谣言,有的营销号搬她的照片,编造“大学升职”的故事,卖班。最受攻击的是她的粉红色头发。

“像调酒师一样染头发的研究生!” “你的头发毁了录取通知书!”

隔着屏幕,那些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的恶意如潮水般袭来。郑令华意识到自己被网络攻击了。

她决定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。

粉红色的头发

曾经在社交平台上有个“元气满满”的郑玲花。

她是音乐学院的学生。她背诵、唱歌、跳舞、主持、表演无所不包,获奖无数。

她在舞台上自信而耀眼。和生活中很多“95后”女孩一样,她喜欢拍照、美食、旅游。她会去厦门的海边看日出,或者去南京的音乐台喂鸽子,脸上挂着脸。带着灿烂的笑容。

虽然她很爱折腾,但在做生意的时候,她也毫不含糊。比如,她曾“20天通过高中音乐教学基金笔试”,成功“保研攻”心仪的大学。

今年5月,为了拍毕业照,她把头发染成了粉色,被部分网友请教“攻略”。她如愿拍到了满意的照片,并配文“在灿烂的夏日开怀大笑”。

今年暑假,她原本打算记录自己的雅思备考情况。突如其来的网络骚乱打乱了一切。

8月底的一个深夜,《环球人物》记者给郑玲花打了电话。她刚刚在图书馆完成了一天的学习,声音有些疲倦。

“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每一天都很漫长。”说着,她翻了翻笔记本。

她有一个记录她每天的日程安排的习惯。但她发现,从 7 月 14 日开始,她的日程几乎是空的。

那是她张贴祖父照片的第二天。她说,自己在社交平台上一直是个“小透明”,但当天的点赞和私信突然变得“疯狂”。

“你的照片被盗了!”许多好心的网友都来提醒她。

一夜之间,她的“粉头发”成了原罪,成为“肯定不是正经人”的铁证。

于是,她俯身和爷爷说话,牵着爷爷的手的照片被传为“老少恋”。她的“师范大学”和“教育学院”身份信息遭到攻击,被问到“酒友可以当老师吗”。

在那些卖课程的营销号下,网友骂她利用爷爷的病赚钱,说她“议论爷爷走路慢”。

起初,她又惊又怒,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她觉得,只要迅速汇报,情况应该是可控的。

但她没想到,这场网络世界的闹剧越演越烈,很快就传到了周围人的屏幕上。

“有没有人认识F88体育·(中国)官方网站学院的郑玲花师姐?她的个人信息和一些相关资料好像被不法营销号盗用了,人气越来越黑,下面的评论更难看。”一位小辈发了一条消息,朋友圈到处找她。

“那是我最糟糕的一天。”郑玲花说,身边朋友的那些“看不见”的评论和慰问,慢慢占据了她所有的精力。

她试图报警,当地警方建议她先在平台上投诉并反馈。她联系平台客服,通宵发邮件,但关联平台、法规、账号太多。她找了一位律师朋友,她建议她先做公证,保留证据。

但这并没有使这些评论立即消失。在取证的时候,一条热门帖子已经达到了近300万的浏览量和近2万条负面评论。

更让她恐慌的是营销号。不止一位受害消费者联系她说:“他们(指营销号)不是一个人,他们是一个行业。”

· 联系郑玲花的网友,向她说明情况。

量产账号将她的照片打包为“专业升级”广告,收取1680元课时费,并谎称赠送多个奖品。

结果只是一场骗局,她被迫成为“犯罪”的工具。

·来自营销帐户的帖子。

“一开始我还有些迷茫,但一想起来,我就不再犹豫了。我不想让每个在网上暴力的人都受到惩罚和惩罚,”她说。

维权

郑令华用来记录生活片段的小世界,开始被“维权日记”占据。

01:我正在采取法律措施。如果你在其他平台看到我的身份和照片内容被盗,请私信我评论,我会收集所有证据。

02:昨天迫于大家发言的压力,对方(指侵权账号)隐藏了视频,但还是没有删除。我一直是个有耐心的人,这次不行,我只是想让他们向我爷爷道歉。

03:今天和爷爷的视频中,我读到了他之前保存的温暖评论。许久,听不懂话,认不出我是谁的爷爷,居然听懂了,笑了。

04:暑假原本是我学习雅思和提升专业的训练期。没想到因为维权,变成了训练期。在维护自己的权利的同时,我会坚持每天的学习计划。希望在屏幕前关注这种侵权的你们不要太担心。

在第五期维权日记(7月24日)更新之前,她等待着一些好消息。

为了公证,她花了4000元发了15张微博截图、165张百家号截图、1张抖音视频CD作为证据。她几乎用光了她所有的积蓄,并担心接下来的法律费用。

没想到,杭州当地媒体采访了她,并为她介绍了一位愿意免费提供帮助的律师。越来越多的网友支持她,给她出主意,帮她举报侵权人,甚至去评论区“打架”。

维权路上,她不再孤单。

·郑令华的律师声明。

还有一些坏消息:她被诊断出患有重度抑郁症。

“虽然支持我的人很多,但我眼里放不了沙子。”她选择捍卫自己的权利,这也意味着她必须一次次面对那些让她恐惧的言论。

· 一些网友发表了不好的评论。

“网民朋友告诉的时候看一遍,取证的时候再看一遍。做公证和律师做笔记的时候,每一份陈述都要看一遍。”

她开始整夜失眠,白天在雅思课上失去理智。她不明白,为什么有人能坚持每天早上9点到凌晨1点骚扰她,如果被封号,就申请小号账号继续。

“他们滥用我的个性,搜索我的联系方式、家庭地址,通过电话和短信骚扰我,并威胁要找到学校甚至我的家人。他们似乎不需要做任何事情,除了在网上欺负我。 "

每一条差评,她都忍不住议论纷纷,告诉他们:“我是客户郑玲华,请直接找我谈。”

只是少数“违规者”会因为几个问题而感到愧疚,而作为“受害者”的她反而越陷越深。

在7月24日的照片中,她粉红色的头发突然变黑了。那天的日记里,一向坚强的她,展现了另一面。

05:把头发染黑能当老师吗?现在每天只要十点前不入睡,我真的很烂,为什么总是和这些不洁的东西纠缠在一起。请问,“荡妇羞辱”、“诽谤他人”真的幸福吗?

网络欺凌者

在这场没有火药的战争中,爷爷是她的软肋和盔甲。

她在六个月大时失去了母亲,由祖父抚养长大。小时候,爷爷带着她去了杭州的各个景点。长大后,每天送她上学和接她放学的人,也是我的爷爷。

“我爸不买的东西,我都可以从他那里得到。他是我在家里唯一说话的人,他完全取代了我妈妈的角色。”

在她的印象中,爷爷的身体一直很健康。因此,去年11月,外公因脑梗、心肌梗塞、肠癌住院的消息,对她来说,简直是晴天霹雳。

她经常梦见她的祖父,醒来发现枕头被泪水湿透了。很难见面一次,她只能用视频代替。她想和爷爷分享更多的好消息,让他感觉好点。

那个通知是她最期待的惊喜。

“我把我爷爷的照片和视频都记在心里了。在所有的坏评论中,我最讨厌的是我吃爷爷的‘人血馒头’。他们不知道爷爷对我意味着什么,我是特别要他们向爷爷道歉。”

用她执着的声音,被纠缠多日的网友“杭贼”率先公开向她道歉,承认自己对粉发有偏见。

令她震惊的是,她一直认为网络暴徒很可能是没有法律意识的人。据《杭州大盗》报道,他不仅是刑法毕业生,还是90后的爷爷。

另一位颠覆认知的女孩,也曾为了“黑”她而不断发文辱骂。 “我还以为是生活不如意的人,才会有这么大的恶意,后来才知道,她身体很好,要去留学了。她说骂我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她在心情不好。”

有人因为害怕被起诉而主动道歉:“我真的被一些言论弄糊涂了,对不起。” “无论是什么原因,都不能成为网络攻击他人的理由,对此我感到遗憾和难过。”

这场“战斗”还在继续,而且不止她一个人。她也经常收到这类人的私信——那些被网络虐待的人。 “他们也是莫名其妙的盗用图片,或者是因为一些谣言,在网上遭到攻击,不知道怎么办,才来咨询我。”

她这才知道原来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那个“被选中的人”。

她认为面对网络风暴时该怎么做,没有最好的答案。但如果她再次选择,她依然会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,“与这些人战斗到底”。

事实上,越来越多的网络强奸犯已经尝到了法律之锤。

去年11月,一位博主与祖父合影被传为“老夫少妻”。来源发布者“东莞飞哥”不仅账号被封,还因涉嫌诽谤他人涉嫌刑事犯罪而被拘留。

2020年7月,杭州一女子被便利店店主偷拍快递,并散布“少妇出轨快递小哥”的谣言,该女子也因诽谤被判刑。

所以,不要觉得躲在屏幕后面就可以为所欲为。随着网络暴乱治理体系日趋完善,那些“按键”伤人的网络暴徒和“吸血”、散布谣言的营销号,终将无处遁形。

【后记】

近日,郑令华开学,进入研究生阶段。但网络欺凌的这一页并没有翻过。她社交平台上的热门内容依然是《律师函》。目前,法院已立案,预计10月开庭。

事实上,7月中旬,她因为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,拒绝接受记者采访。一个月后,接受心理治疗后,她感觉好多了,于是主动提出面试。聊了一晚上,她觉得这些话好像都不怕了,但又忍不住被影响了。为了尽快重回正轨,她试图像往常一样继续记录和分享她的生活。

她在网络霸凌面前勇敢坚强,在生活面前积极努力,在和自己和解时敏感而小心。等风波平息,她想写一本书,记录下这段特殊的经历。但她最希望的是,不会再有像她这样的网络暴力受害者。

导演制度:吕红

制片人:张建奎

主编:徐晨静

编辑:苏锐